做空姐怎样 > 空乘招生 > 空乘专业 >

传奇!飞行员百次飞越驼峰曾与家人失联8年
2016-06-23 14:18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昨天中午,“驼峰”飞行员陈维龄的二女儿陈安琳和外孙邓任雨,专门来到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,参观驼峰空运专题展览,陈维龄的照片和事迹就陈列其中。

  陈维龄毕业于南京金陵中学,戎马生涯中,参与过鄂西会战,在“驼峰”航线飞过约100架次,是一位抗日英雄飞行员。“父亲一辈子都有抗战的爱 国情结。去世前,那么虚弱,不太能动时,仍想的是能驾机和日军同归于尽。可惜他无能为力,流下眼泪,非常难过。”陈安琳感慨地说。

陈维龄的女儿和外孙来宁参观驼峰空运专题展览

  陈维龄女儿来寻访:为抗战父亲失联8年

  昨天上午一下飞机,定居香港的陈安琳和邓任雨直接赶到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,这里正进行着“驼峰空运专题展览”。陈安琳的父亲陈维龄的简介 出现在其中,上面这样写道:“驼峰”飞行员陈维龄,1938年入中国空军,1940-1945年任第十一驱逐大队飞行员;1945年入中航任副驾驶。简介 配以一张陈维龄帅气的飞行服照。

  陈安琳说,这张照片,是姐姐陈安琪提供给这次展览的。抗战期间,父亲一去就是8年,杳无音信,家人一度不知道他的生死,甚至以为他已经不在 了。而在陈安琪的记忆里,父亲很少跟自己提及早年的抗战经历,2001年父亲去世后,她才逐渐从父亲的档案和各种史料中还原出父亲一个真实的形象。

  “爷爷是西医,当时家境不错,父亲在扶轮小学读书,跟法国修女学会了英语。”陈安琪说,父亲一直没有说自己当时为何要参军,但是最近,她和妹妹似乎找到了答案。她说,最近妹妹陈安琳发现了一张照片,照片反面是一个署名“庆廉”的人写给父亲的一首诗:“少年立志出乡关,事不成名誓不还。埋骨无须 桑梓地,人生到处是家园。愿维龄弟勉之,庆廉谨书,民国廿六年八月七日。”

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

  “这个叫庆廉的人,经金陵中学历史老师张铭考证,是一个叫马庆廉的同学,他是1935年毕业的。既然马庆廉用到了‘勉之’,而不是‘共勉’这 两个字,我想,很有可能是父亲当时就已经表露出了要投笔从戎的志气,所以马庆廉特意送他一张照片作为鼓励和纪念。”陈安琪说,1937年8月15日,日军 开始轰炸南京后,陈家人便开始准备向上海迁移。17日从南京出发后,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才到上海。不过,那时上海也即将沦陷。一家人从9月开始,搬往广 东番禹。

  投报空军,在鄂西会战中协助陆军作战

  “8月15日(记者注:为1937年8月15日),日本飞机大轰炸南京,我亲眼目睹狂轰滥炸的情形,心中非常愤恨……到上海后,我下心(下决 心)投入空军。”陈维龄在一篇回忆文章里这样写道。当时中国空军飞行员伤亡很大,后继乏人。1937年底,“航委会”决定迅速筹设空军军士学校,尽快培养 大批飞行员。1938年10月1日,该校在成都成立,蒋介石兼任校长。

  陈安琪说,怀着抗敌报国的情结,陈维龄1938年考取空军军士学校,成为该校第一届学员。1940年12月受训结束后,他进入中国空军第十一驱逐大队,成为飞行员,驻防在成都太平寺,1941年1月2日转往四川邛崃。